首页 >> 社会 >> 来上海前一天,70岁无腿攀登者夏伯渝在敦煌徒步:我还想踏足南

来上海前一天,70岁无腿攀登者夏伯渝在敦煌徒步:我还想踏足南

发布时间: 2019-11-21 12:40:50来源:互联网 

"登山能解决养活数亿人的问题吗?"

“亿万人只能想到吃饭的问题。我们的国家有什么希望?”

吴静在电影《登山者》预告片中的言论似乎对今天前来参加由上海市残疾人联合会和上海广播电视东方广播中心主办的第七届上海无障碍电影日的夏于波有着不同的感受:登山不能解决吃饭甚至个人困难的问题,但是“一个人活着必须有一些精神”。

夏于波去上海参加了无障碍版《攀登者》的放映

1974年,25岁的夏于波入选国家登山队。此前,他是一名足球运动员:“当时,国家登山队只是挑选运动员。事实上,我不想放弃足球去爬山。我只是想我可以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我没想到会在第一选择中当选。那时,我有一个简单的心态,觉得自己在国家队,有吹牛的权利。我计划回来后继续踢足球。”

夏于波没有想到这个“简单”的决定改变了他的生活。1975年,他开始攀登珠穆朗玛峰。“当时,设备、天气预报等条件非常有限。甚至天气预报也有四种不同的版本。”夏于波回忆说,登山队在经历了几次困难后爬了8600米,遇到了暴风雪。在那个高度停留了两天三夜之后,所有的补给都耗尽了。“当时,我一个队友丢了睡袋。在我的团队里,我有一个昵称“火神”。我感冒的时候把睡袋给他了。”

如果时光倒流,他会放弃睡袋吗?这位70岁的老人什么也没说,眼泪夺眶而出:“当时的条件实在太困难了。”

不注意看,夏于波每天的动作几乎看不到戴假肢

回到大本营,夏于波冻伤的脚变黑了,他立即被送回北京接受治疗。几天后,他从广播中听到消息,中国登山队和他们的9人团队已经到达珠穆朗玛峰的顶峰,他不得不接受截肢手术。

这种差距在当时是夏于波无法接受的:“我是一名优秀的国家队队员,我不得不在轮椅上度过余生。我怎么能接受呢?”

在他临终前抑郁了将近一年后,一位外国专家给他带来了好消息:新的假肢技术可以帮助残疾人正常行走。他迫不及待地问,“我们能爬山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夏于波每天都要负重、蹲下、仰卧起坐,按照比赛标准进行训练。假肢一次又一次地摩擦和出血伤口,导致双脚越来越严重的损伤。1994年,他不得不再次截肢,失去了一半的小腿。因为剧烈的运动训练,伤口长时间不会愈合,甚至会癌变。1996年,癌变转移到淋巴。

“当时,医院病房里还有五个病人,他们的家人每天都围着床哭。我不这么认为。我晚上骑马回家,第二天骑马去医院化疗。”夏于波说,当时他觉得反正“日子不多了”,但“一天通向另一天”。

经过三次手术和一次化疗,夏于波的癌症得到了控制,没有复发。随着他的身体逐渐康复,他恢复了攀登,但遭受了多次挫折-

2008年,59岁时,作为奥运火炬接力的支持者,他回到了珠穆朗玛峰的大本营,试图攀登海拔6178米的青海珠穆朗玛峰。

2012年,他63岁,站在海拔7546米的新疆木泽塔山顶上。

2014年,65岁的他重新开始攀登珠穆朗玛峰。然而,他遇到了尼泊尔登山史上最严重的山难。珠穆朗玛峰的雪崩杀死了16名沙巴尔导游。

2015年,66岁的她再次启程,尼泊尔再次遭受8.1级地震。

2016年,67岁的老人到达海拔8750米的地方,遭遇暴风雪。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当时,大风把夏于波刮得连站都站不起来。这条路只有20厘米宽,如果他走出去,他会滑入雪坡。那时,乌云正在漂浮,可能会有更大的暴风雪。

当时,五名沙巴尔导游都在等待沙佩的决定。"如果我一个人,我肯定会选择."然而,夏于波说,在这个距离上最脆弱的人是他自己,所以导游肯定会尽力救他。然而,如果他想在这个高度拯救一个人,他可能会导致全军覆没:" 80%的人死在这个高度。"

距离珠穆朗玛峰只有94米,夏于波决定“撤退”:“这些导游才20出头,不能因为我的理想而忽视别人的生活”。

2018年,第五次出发的69岁的夏于波被基地营地的闪电击中,一路遭遇暴风雪,但他最终站在了8844米的珠穆朗玛峰峰顶。

最后,站在珠穆朗玛峰的顶端,夏于波“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想“给我的家人打电话,感谢他们的支持,尤其是我的妻子”。

夏于波并不介意炫耀他截肢后戴上的假肢。

与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方式相比,夏于波已经成为人生漫长旅途中的一名登山者。

来到上海的前一天,夏于波还在敦煌的戈壁沙漠徒步旅行。“我还有很多梦想。我想征服其他大陆的山峰,踏上北极和南极。”

当他这样说的时候,夏于波的眼睛是清澈的,就像在《老人与海》中一样:“除了那双眼睛,他的一切看起来都很老。他们像海水一样蓝,快乐而不愿意承认失败。”

总编辑:李云纳文本编辑:巩建博主题地图来源:摄影:巩建博

中国竞彩网 时时乐 香港六合app

相关文章
整站热门


整站最新


栏目最新